小蚁何紫心小说 小蚁何紫心全文免费阅读

小蚁何紫心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下面看精彩试读!诛仙一曲朝天阕,斩魔弑神悲千秋。苍天有情众生泣,但求浮云飘万里!道,道,道……莫可道!名,名,名……或可名!仙魔变之再与天比高……

《诛仙弑神》 第5章 免费试读

疯老头看见小蚁这副比饿狼还要凶猛几分的吃相,顿时生出自叹不如的感觉。他咀嚼着刚吞进口的牛肉,口齿不清地道:“我老人家自认天下第一谗鬼,没想到你小子还真和我有得一拼。我老人家一世英名只怕从此毁于一旦了。”

小蚁正吃在兴头上,含糊道:“我是小人家,您可是老人家,我再谗也比不上您老人家啊,这天下第一非您莫属。”他本是机灵之人,虽然父母的遭遇让他的性格有所改变,但疯老头的关爱让他在潜移默化中慢慢恢复开朗乐观的性格。然而只要回忆起父母死不瞑目的惨状,他便立即痛苦不堪。在短短的两天里,小蚁承受了太多在他这个年纪本不该品尝的痛苦和辛酸。

“哈哈……说得好!老家伙和小家伙,老馋仙和小谗猫。哈哈……”疯老头闻言如沐春风,开心至极。

小蚁***道:“不公平!怎么您就是馋仙我只能当谗猫!”

疯老头乐了好一阵才向继续埋头苦吃的小蚁笑道:“该做的事也办完了,等你吃饱了咱们就上路,不然被那些州兵纠缠上就麻烦了。”

小蚁大奇道:“难道疯爷爷还怕那些狐假虎威的官差吗?”

疯老头摇摇头,无奈地说道:“怕?我老人家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哩。不过那些家伙确实很难应付。”

清晨他把小蚁送到客栈后,折回了青州大牢。不费吹灰之力便制服了狱卒和守兵,将在押的几百名囚犯一股脑放了出来。青州在规模上只算个小城,牢房却人满为患。所关之人大多是得罪官府的正直之士和无力缴租的贫苦农民,乡绅之流即使犯了重罪交点银子便可免罪。

疯老头这一大快人心之举立刻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骚乱。疯老头则是一不做,二不休,乘机剑毙了多名贪官恶霸。青州虽小,却也下辖七县。城北驻扎了一支千人左右的城防军。城防军闻讯马上封锁了南北两座城门。守军中不乏被迫入伍者,而疯老头又不愿随意伤人,所以感到分外头疼。在次等状况下,唯有溜之大吉方为上策。

听着疯老头的叙述,小蚁仿佛身临其境,万全体会的到当时凶险的情形。纵然他确信疯老头有通天彻底之能,又见疯老头好端端地坐在面前,仍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疯老头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两圈,拍着胸脯道:“呵呵,老家伙别的本事不行逃跑的功夫那可是一绝!”

“哦,这才是世间最棒的本事!”直到此时,小蚁才彻底放下心来。父母遇难时的情形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令他格外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疯老头按住小蚁肩头,沉声道:“臭小子,还有一件事必须在我们动身之前告诉你,答应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不要太激动。”

“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天生万物,万物自强以不息。道分阴阳:济柔,至刚。阴阳合一,一生二,二生三,生生不绝,归九而灭。”

疯老头异常严肃的说出两句莫测高深的偈语,大有深意地瞟了小蚁一眼。这段话从字面上看不难理解,奇就奇在疯老头在沉重的开场白后竟吐出这段无关痛痒的话,不能不让小蚁费解。

略一错愕,小蚁便悟出这句话只是起抛砖引玉的作用,后面肯定还有惊人之语等待着他。小蚁当下双手撑着下颌,目不转睛的盯着疯老头,安静地等他说出下文。

疯老头接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便有正邪之分,自古以来,不外如此。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具有大智慧,法通天阕之辈想要划分正邪的界限,但从没有人真正成功过。他们中有人成了白日飞升的剑仙便被盲从的凡人视为正道仙神,有人则走上了与之相反的道路,于是被看成了邪道妖魔。其实仙又如何,魔又如何呢?不过是强加给自己的一道枷锁罢了,仙即是魔,魔即是仙。”

小蚁眼神惊愕,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疯老头的这席话无疑向传习了几千年的仙道正统思想下了一道战书。即使红姑无意让小蚁踏上修仙炼剑之路,但野史上纪录的那些剑仙传说也让小蚁热血沸腾。

疯老头洞察到小蚁内心的震撼,得意的笑了笑:“现在你还理解不了老家伙的这番话,总有一天你会彻悟的,当命运让你别无选择时,只有抗争,只要坚持心里的天道,你一定会达到我未能达到的境界。仙,魔,道!”

小蚁听得如痴如醉。天地仿佛已不存在,一切都变得梦幻班缥缈,他在顷刻之间觉得自己再次被踢入了那个和娘亲诀别的奇异空间。

他沉浸在这种玄奇的感受中,体验着来自灵魂的震颤,浑然忘记了现实中的种种烦恼。

疯老头接着的一句话却似一道青天霹雳,把他扯回到了现实之中:“你的仇人三生佛和他带领的二十八个魔道中人全部死了。”

小蚁从梦幻中清醒过来,身躯猛然一震,张口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疯老头见状不急反喜。

宇宙间万事万物莫不相生相克暗含自然之理,强行改变自然规律或能收一时之效,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小蚁现在正是这种情况,逆行的气血一旦自行吐出对身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复仇乃是小蚁的精神支柱,这么快就得到了仇人的死讯,百般滋味一起涌上他的心头。一方面他为不能亲手报仇而悲愤,另一方面也深感报应不爽,一直堵在他胸口的怨气终于吐了出来。

然而即使将仇人随尸万段也不能让杨远夫妇死而复生,再也回不到从前无忧无虑的日子了。他木然的问道:“他们真的死了吗?”

疯老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点点头道:“孩子,想哭你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

小蚁很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但他却平静的擦了擦眼角,追问道:“他们是怎么死的?没这么快就死了?您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疯老头涩笑道:“要是我老人家什么都知道不成了天上的神仙了吗?从你说的来看,当时领头的那个家伙必是幽明宫前***三生佛无疑,我老人家办完事就看到他领着那帮魔崽子从天而降,落地后就没气了。”

与此同时,在一道深不见底的断崖边,一个身着黑披风的蒙面人面向断崖,迎风而立,他的身形不是很高大肩却很宽,予人无比威猛之感。在他身后五步处单膝跪着的赫然竟是已死的州官。

从后者连头也不敢抬的恭敬态度上看,蒙面人当是霸主,宗主之类的人物。

蒙面人注视着天边的一朵流云,悠然道:“不邪,一直以来你干得都很好,这次的事不能怪你,谁能料到会节外生枝杀出个不知来历的老怪物,多亏你够机灵,找了个替死鬼,不然本座又要损失一员爱将,三生佛和他的手下已按我的吩咐去做了,这样一来,任谁也想不到那件事会是我做的,只要杨小子还活着,本座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了。”

不邪听出来蒙面人没有惩罚他的意思,激动得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颤声道:“主人英明,没有主人就没有不邪,只要主人吩咐一声,不邪愿为主人做任何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蒙面人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丝毫不为所动。他依然用平静如波的语调道:“你跟了本座这么多年,本座怎么会责备你呢?幽明宫损失了这么多好手,萧幽那老家伙一定快气疯了。你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了就别回青州了,本座另有重任交给你去办,你过来说话。”

不邪见蒙面人非但没有降罪于他还委派重任,满脸都是欣喜之色。他哪敢怠慢,立即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蒙面人身前垂手站定,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蒙面人转过身道:“你去吧,本座会记住你的功劳的,”不邪闻言一怔,一抬头刚好迎上蒙面人冰冷的目光。蒙面人修长的手指迅捷无比的按在了他的天灵盖上,一股柔和的力道从蒙面人的指尖注入不邪体内。不邪的心跳一下下逐渐慢了下来。当他的心脏完全停止跳动的时候,蒙面人收回了保养得如同璞玉般细嫩的手指。

奇怪的是不邪并没有倒下去,腰杆反而挺的更加笔直,但他的脸色象死人一样青惨惨地看不到一丝血色,眼睛如同死鱼眼似的失去了生命的光泽,而他的瞳孔也翻到了眼帘后面,两只眼睛骤然下迸出阴冷无比的幽幽白光。

不邪的嘴角淌下了一道紫红的污血。不邪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死人,按道理即使流血也流不了多长时间,但看他的样子恰好相反。没过多久,不邪已经成了一个血人。他全身的血液竟丝毫不剩地从口角涌了出来。

这时再看不邪的脸色已象一张接近透明的白纸,面部突起的筋脉根根清晰可见。

“嗷……”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变成尸体的不邪发狂地摆头大叫了几声。随即只见他双手拉住两只耳朵用力一扯,两片白生生的耳廓变被硬生生地撕了下来。

不邪狂性大发,他把耳朵扯下来后丢到了断崖下。接着是鼻子,眼睛……

他把只剩几个大洞的脑袋摘下来,一脚踢了出去。最后,他的指尖向外暴出三寸,毫不费力地***了自己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