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派怀中恃宠生娇小说_(苏棠裴樾)完整版阅读

第11章

苏凝烟猛地瞪大眼睛,苏老夫人更直接问:“公公,可是宣错了旨意?”

要是真的赐婚,归德侯府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把未来靖王妃撵出去啊!

“这是靖王殿下今早亲自入宫求的赐婚圣旨,苏小姐,快些接旨吧,皇上还在宫里等着洒家回话呢,若是耽搁了,怕是归德侯也难承受得起啊。”公公笑道。

这是威胁。

苏老夫人面如死灰。

苏棠看到塞到手里的圣旨,皱眉。

这圣旨来的倒是及时。只是前世靖王极爱与她床笫厮混,她觉得他是看上了她的身子。

但今生呢,莫非是看穿了她的欺瞒,想以此进行报复?

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时,一道道不算明显的议论落入耳朵。

“听说靖王前些日子旧疾复发吐血晕倒了。”

“太医都束手无策,怕是时日无多了。”

“靖王是娶她冲喜的吧。”

苏凝烟想到一去靖王府就没了消息的白菊,再想到靖王那‘活阎王’的名声,心中立马有了盘算。

“恭喜姐姐,觅得佳婿。”

苏棠仿佛没听到那些流言似的,勾着笑,“同喜。”

苏凝烟攥紧手心,**,等你嫁过去就守一辈子寡,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棠儿好福气。”

谢淑眼看着大好的把苏棠撵出去的机会没了,她正恨的咬牙。

没想到这报应不就来了?

想到这儿,谢淑跟着夸道:“前未婚夫是第一才子,如今的未婚夫更是显赫的靖王,可惜音儿没有你这样的好样貌,不然我们也不愁了。”

这是暗讽苏棠水性杨花呢?

苏棠轻笑:“是啊,像苏音儿一样丑,的确少了很多烦恼。”

“你!苏棠,你别以为你是靖王的未婚妻我们就奈何不得你!你还没嫁过去呢!”

谢淑气的脸色发白,却又不敢真的动手。

苏老夫人更是脸色铁青,此时被谢淑吵的头疼不已。

她没好气的吩咐道:“行了!有这个功夫,还不赶紧带音儿回去好好养养!”

谢淑打碎了牙齿和血吞,只能点头称是。

苏棠点头:“是要好好养养,让厨房多买点猪脑子补补,省得下次再随便被人挑唆两句,就给人做出头鸟了。”

谢淑笑容一僵,指甲掐进肉里,目光愤愤的瞥向一旁的苏凝烟。

说到底,苏音儿跟苏羡起口角,本就是苏凝烟的挑唆!

苏老夫人白忙活一场,恶狠狠的瞪了谢淑一眼后,骂了声:“蠢货!”

说完,气呼呼的走了。

谢淑挨了斥责,也只能吃下这个闷亏,但离开前,她还是忍不住怨憎的瞥了眼苏凝烟。

功亏一篑,还跟原本给她撑腰的谢淑起了嫌隙,苏凝烟简直恨死苏棠了。

“姐姐真是伶牙俐齿,可惜,假的就是假的,鱼目怎可与珍珠相比,你现在再猖狂,等走出归德侯府,也会原形毕露。”

“什么原形?我貌美如花的原形么?”

苏棠甩甩手,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苏凝烟死死咬着牙才忍住愤恨,和那股说不出来的嫉妒。

苏棠一个假货,她凭什么那么骄傲!

“小姐,您别听她的,东阳侯府的关二公子那么喜欢您,一定会帮您的,等去了族学,您就等着看她出丑吧!”

“我不想等那么久。”

苏凝烟摸着戴着面纱才敢出门的脸,眼神逐渐阴狠:“我定要她好好尝尝后悔的滋味!”

苏凝烟披好斗篷悄悄出了府。

她前脚刚走,苏棠就跟了上来,清晰看着她进了东阳侯府的侧门,见了东阳侯府的关二公子。

“果然是她。”

早知道苏凝烟跟东阳侯府的关二公子关系密切,却从未想过,前世苏羡被打,会是苏凝烟挑唆!

心中戾气如利刃绞着苏棠的心,看苏凝烟来找关保,是打算叫他上门找麻烦?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苏棠转身离开,正好路过一个点心铺子,想到苏羡那晕乎乎的眼神,苏棠抿抿唇角,走了进去。

“咦,这不是那天那小丫环么,靖王,你家小丫环怎么一个人在外头?”

“哎你,小丫环,还不赶紧过来伺候!”

齐王吩咐着。

苏棠抬头,就看到了正巧跟齐王一道准备进酒楼的裴樾。

苏棠:......人间倒霉蛋就是她本人了。

裴樾淡淡瞥她一眼,提步进去了。

“快点去伺候主子。”

齐王的人催促。

苏棠只能老老实实扮丫环,上去端茶递水。

齐王眼珠子来回转着,“这么漂亮的小丫环真是少见,难怪那日皇弟要拉着她单独在雅间里嘿嘿嘿......”

话未说完,裴樾抬手间便把桌上那杯滚烫的茶水拂到了齐王身上。

齐王烫得跳起来,“皇弟这是何意!”

“旧疾未愈,手抖了。”

他十分没有诚意的说完,杜若已经捧了干净的衣裳来,“奴才服侍王爷更衣吧。”

齐王猜不透裴樾什么意思,又不敢跟他撕破脸,只能咬着牙先下去了。

他刚走,裴樾便点了点自己空空的茶杯,“倒茶。”

这自然是在使唤苏棠。

苏棠认命的上前泡茶,泡好后,见裴樾不动,只能捧起茶,“王爷请用茶。”

“当小丫环好玩么?”

“还不错。”苏棠嘴硬。

“捏肩。”

裴樾接过茶,懒散靠在椅背,等着苏棠过来。

他乌发半束,伴着他喝茶的动作,好看的喉结轻轻滚动,苏棠心想,若是没有旁人,她一刀下去的话......

“不会捏肩?可要本王去问问归德侯,是如何规训下人的?”

“奴婢这就给您捏!”

苏棠暗磨着牙,手刚搭到裴樾肩上,便被他擒住手腕拉到了怀里。

苏棠想要挣扎,便听他问,“今日怎么不撒谎了?”

只要骗齐王,那日在雅间的丫环不是她,她也不必再扮丫环来伺候。

苏棠被他问得一懵。

是啊,但她当时想的是什么?

是裴樾,她居然下意识觉得,有裴樾在不会出事,反而暴露真实身份会影响她接下来收拾东阳侯府的计划。

“不骗本王了么?”

他抬手,指腹轻轻滑过她的唇瓣,“小骗子。”

苏棠望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又一次看到了那转瞬即逝的宠溺,旋即淹没在他眼底的寒冰里。

靖王裴樾,一个冷血至极的活阎王,前世各方势力费尽心机,也找不到他任何软肋,因为他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

方才一定是她看错了。

“王爷,齐王殿下快过来了。”

“本王让杜若送你回去。”

裴樾松开苏棠。

看他的样子,并不想齐王多跟她接触。

苏棠径直离开,一丝眷恋也没有。

裴樾望着她冷漠的背影,心思幽沉,苏娇娇,你当真什么也不记得了么。

小说《在反派怀中恃宠生娇》 第11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