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医武者小说_(李玄陈意涵)完整版阅读

挨打的吕诗娇也急了:“我有今天,还不是你和你男人害的?当初三弟结婚,他一个奔四的老光棍儿,狗屁能耐没有,家里穷的叮当响,你男人都能给他买车买房,包了几十万的红包送他,给他当彩礼,讨老婆!

可我呢?他是你弟弟,我也是你妹妹,当初我男人的公司出了资金周转问题,求肖大发帮忙,他却袖手旁观,害的公司破产,我男人卷了钱和一个年轻女人跑了,杳无音信,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和巨额债务!”

肖大发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而吕雉则满脸失望:“你懂什么?你男人当初要仗着关系和大发的公司合作,可他提供的建筑材料都是不合国家规定的次品,这样一批建材,我们家不可能使用,否则不是害人吗?至于后来你家男人心术不正和别的女人跑了,是他没责任没担当,最后你家的巨额债务,是不是大发给你还了的?”

吕诗娇不管不顾大吼着:“我不管,反正就是你家看不得我家也发财,看不得亲戚过的比你好,就是故意不帮我,甚至想害我!”

说完,这刻薄女人转头死死盯着李玄:“你这个多管闲事的杂种!”

杂种二字一出,李玄一个疾步上去,狠狠的一个大嘴巴子,啪!

直接把对方扇到墙上。

速度之快,周围人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

下一秒,李玄踩着倒在墙根的吕诗娇脸上,鞋底左右蹭着,摩擦在她那张被扇歪鼻子的脸上。

“老女人,心思恶毒就罢了,嘴巴也臭。你做的事情,足够判刑了,不过你再敢和我出言不逊一句,信不信在警.察来之前,我就一脚踩死你个贱.货!”

感受着脸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她是真害怕了。

陈意涵等人连忙劝阻李玄别冲动,为了这样一个人而犯了杀人罪,不值得。

李玄见脚下的吕诗娇吓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啐的一口吐在对方脸上。

“废物!看看你那丑逼样儿,人丑心黑,难怪你男人会和别的女人跑掉。”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两样全占,吕诗娇快被气疯了,偏偏还毫无办法。

肖家人此刻也报警了,等待吕诗娇的,将是牢狱之灾。

当警员带着吕诗娇离开时,陈意涵说了句:“幸亏李哥你厉害,从飞虫上就能发现,她是投毒者。”

吕诗娇被押解着经过,李玄则是眼皮也懒得抬起看她一眼,冷笑道:“什么靠飞虫发现,我是靠察言观色猜到的,至于她身上有飞虫,是因为她穿的亮色衣服,本就吸引飞虫,我借此编了个理由炸她,如果她不是无知的蠢货,又怎么会上当?”

一个踉跄,吕诗娇差点把肺气炸了,她撕心裂肺大吼着:“姓李的,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老实点!”两旁的警员手一用力,推搡着吕诗娇将其押走了……

事情算是告一段落,肖家人再次表示由衷的感激,李玄婉拒了对方的挽留招待,独自告辞了。

二女送他出了门口,肖水笙问是否需要她亲自开车送他,再次被李玄拒绝。

望着他的背影,陈意涵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

“意涵,你看上人家了吧?嘻嘻!”肖水笙在一旁打趣道。

陈意涵连忙假装嗔怒:“小妮子,乱说什么呢?我还说你看上人家了呢!”

谁想水笙连连点头:“是啊!这么有本事又聪明的男生,我是想抓住机会,不过就怕你不同意,如果你同意的话,咱俩一起泡他也行,大不了双.飞嘛,咱姐妹还分什么你的我的呀!哈哈……”

陈意涵:“……”

她算是彻底被这个说话没谱的姐妹整无语了……

回酒店后,李玄把现金和支票都去银行转存到卡里,又将张风的那部分给他打过去。

刚办完事,忽然电话响了,按下接听后,李玄脸色变了。

上次李玄惩治完恶亲戚后,在母亲墓前跪了一夜,孝心感动了看公墓的一位老大爷。

二人互留联系方式,大爷告诉李玄,以后会帮忙多照看下江玉燕的墓,若是再有人捣乱,会第一时间通知他……

当李玄第一时间赶到公墓时,发现正有一辆铲车,正准备毁掉亡母的墓碑。心中的怒火,腾的爆发出来。

“住手,你们这群王八蛋!”

迎面,几个混混模样的人走来,带头的,穿个跨栏背心,肩膀上纹着一条过江龙。

“小子,墓地里这个荡.妇是你妈?哈哈哈!所以你就是传言中,江玉燕和野男人生的杂种?”

此话一出,其余几人纷纷大笑……

强忍着怒气,李玄指着铲车:“是谁让你们动我母亲墓碑的?”

纹龙的领头嗤笑:“我为什么告诉你?我又不是你爸!”

哈哈哈……

这刺耳的笑声,和对方侮辱的话语,让李玄忍无可忍,也就无需再忍。

一只大手扣在纹龙男的脸上,李玄身体一个前冲,有力的手掌推着纹龙男的身体在半空中倒退了三米多远。

跟着就是一个向地面狠狠贯下去的动作,李玄一把将对方摁在地上。

噗!脑袋因为和地面的狠狠撞击,发出一声闷响,地上,一滩血泊……

下如此狠手,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是个植物人了。

其余人吓的脸都白了,但还是有人壮着胆子呵斥道:“小子你别嚣张!我们是收了江家的钱来办事的,江家人说了,如果你胆敢出现阻拦,就让我们禀告江家,自有人回来收拾你!”

江家?又是江家!不仅诋毁自己亡母名声,如今居然还想毁了他亡母的墓碑。

李玄冷冷盯着对面几个收钱办事的家伙:“现在,立刻马上打电话让江家的畜生滚过来,十分钟不到,我就废了你们其中一个,二十分钟不到,我就再废你们一人!我说到做到!”

李玄的眼神凶狠,几人知道他不是开玩笑,连忙打电话,七嘴八舌的让江家那边快来……

一个混混连忙道:“小子你别嚣张,我们就是收了钱,在这看着墓地等你出现给你带个话的,有能耐你别跑,我现在打电话通知江家人,他们请了一位大师,专门对付你,如果你没种,也可以现在灰溜溜逃走。”

亡母的墓碑被人毁了,他怎么可能走,冷冷盯着对面几个混混:“现在,立刻马上打电话让江家的畜生滚过来,十分钟不到,我就废了你们其中一个,二十分钟不到,我就再废你们一人!我说到做到!”

李玄的眼神凶狠,几个混混知道他不是开玩笑,连忙打电话,七嘴八舌的让江家那边快来……

江家那边得到消息后,也急匆匆的派人来了……

江如虎风风火火带着身后一群人赶到时,发现江玉燕的墓碑前,正躺着两个哀嚎的小混混,手臂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

更远的地方,还躺着个生死不知的家伙,但看着后脑下一滩血迹,八成是废了。

一旁,几个江家花钱雇的混混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快要哭出来了。

小说《狱医武者》 第10章 欲毁墓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