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诺诺井傅宸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言诺诺井傅宸是作者绘梨衣的小樱花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就因为年少无知时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她愿用一辈子去入他的魔。“井傅宸,你是逃不掉的!”那一年,她如是说。人人都说井少爷天生就是经商的头脑,绝不做赔本的买卖。“我只要对我有用的女人。”那一年,他如是说。他朝她扔出一纸离婚协议,她含泪签完,发誓此生再也不会念这男人半分。三年后,她携带双胞胎萌宝归来,哪知命运早已埋好伏线。“这些年带着我的儿子跑去哪了?”“你想知道就换你追我啊!”

《别样宠婚井先生》 第6章 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免费试读

晚上的风有点凉,井傅然脱下外套,给言诺诺披了上去。

他们已经走了许久,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最后还是一通电话打破了沉寂。

“诺诺,救命!救命啊!”

言诺诺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连忙问:“阿柔,你怎么了?”

“他们……他们有刀!救救我啊!”

“你先别急,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在城北路的十字路口!诺诺!他们……他们要追上来了!快救我!”

电话被挂断了,言诺诺浑身发抖,她险些站不稳。

井傅然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朋友在城北路被人追杀……我要去救她!”

由于是出来散心,井傅然没有开车,现在这么晚了,出租车也不好找,幸好他们距离城北路不远,跑过去只要十来分钟。

快要到的时候,言诺诺打梁妤柔的电话,竟是无人接听,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兵分两路!”报了警后,言诺诺当即做决定。

但是井傅然否决了:“不行,我遇到歹徒还可以制服,但如果是你遇到了呢?有危险怎么办?”

“我练过几年柔术,防身没问题的。”

“不行!”

“来不及了,我不希望我朋友有任何危险。”

“我更不希望你有任何危险!”井傅然朝她吼道,“你不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我们不是已经报了警吗,警察很快就会来的。”见井傅然生气的样子,言诺诺只能放软态度,“那这样吧,我们保持通话联系,可以吗?”

见井傅然默不作声,言诺诺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求你了。”

“好吧,那保持通话联系,你发生什么事情要立即告诉我!”井傅然见她一定要坚持,也无可奈何。

“好。”

达成约定后,他们两个兵分两路去搜寻梁妤柔的踪迹,言诺诺给井傅然看过梁妤柔的照片,梁妤柔的右手戴着一只金手镯,他应该能认出来。

她再次拨通梁妤柔的电话,没想到却通了,她刚想开口,传来的却是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

“哦呵,是个妞的声音。”男人的声音狰狞粗狂。

“阿柔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你们对阿柔做了什么!”言诺诺厉声质问。

“阿柔?你说的是这个女人吗?”

电话那边传来梁妤柔的呜呜声,甚是凄厉。

“我警告你们不要动她!”听到梁妤柔的声音,言诺诺加快了脚步。

“好凶好凶,好怕怕哦。”男人嚣张至极。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她!”

“你这小子刚才跑得够快啊,现在竟然敢回来送死?”

“妤柔,快跑!”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嘈杂声,接着就被挂断了。

言诺诺的手颤得差点拿不稳手机,她根本就不知道梁妤柔到底在哪里,城北路那么多岔口,她现在根本就是无头苍蝇一样。

忽然,不远处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朝她跑过来,言诺诺定下神一看,原来是惊慌失措的梁妤柔。

“到底发生了什么!”言诺诺忍不住责问道。

“诺诺……救……救何麒……”梁妤柔上气不接下气,眼里全是恐惧。

“何麒?”言诺诺有些讶异,他们两个当初不是闹得老死不相往来吗,都快两年没见他们有联系了,今天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事情?

“我今天路过一家酒吧,看见五个人围着一个人打,我看着那个人觉得很眼熟,后来发现他是何麒,然后我就去救他。”梁妤柔边走边说。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你怎么不会找人或者报警啊?”

“当时情况紧急,我一时情急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算了!在什么地方?”言诺诺对她无语,但是转念一想,她也没资格去教训梁妤柔,如果换做是自己,她也会为喜欢的人奋不顾身的。

梁妤柔说明地址后,言诺诺给井傅然打电话,告诉他地址。

井傅然已经打了电话让手下出来,他叮嘱言诺诺在原地等他,他五分钟之后就会赶过来。

“不行,五分钟之后何麒早就被打死了!”梁妤柔满脸焦急。

“我们两个去也只能是送死。”

“诺诺,那我先过去,你在这等他。”

“站住!何麒刚把你救出来,你现在惊吓过度又体力不支,你再回去不是找死吗?”言诺诺大声呵斥。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梁妤柔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脱了言诺诺。

言诺诺气得跺了跺脚,梁妤柔已经昏了头,以她几近癫狂的状态,她再过去肯定会刺激到那些人,到时候何麒跟她的性命都会受到威胁!言诺诺也没有办法,梁妤柔的力气大得很,她是铁了心要回到何麒身边,言诺诺只好跟了上去。

“何麒!”

“啧啧,你们两个是傻子吗?一个个回来找死?”混混有些难以置信。

梁妤柔一下子扑到何麒身上,看着他浑身的伤痕,她泣不成声。

“你疯了吗?回来做什么!”何麒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

“你之前逃跑了之后,不也是回来救我了么?”

“哎哟哎哟,真是感人啊。”混混发现还有一个女人站在一旁,“哇,竟然还有一个大美妞!刚才打电话来的是你吧?你的声音真好听。”

“看来弟兄们今晚可以享艳福了。”另一个混混说完,其他四个混混狞笑起来。

言诺诺的身形小巧玲珑,身上披着那件男士外套,更显得她娇小可爱,只是精致的脸上满是厌恶的神情,这激起了混混们强烈的征服欲。

“小美妞,胆子挺肥啊。”混混伸手想抚上言诺诺的脸,但是言诺诺这几年的柔术可不是白学的,这样的流氓她可见多了,没出两秒钟,那混混就抱着手吃痛得弓着腰,嘴里还骂骂咧咧。

“看来这小妞不好对付啊,我喜欢!”

言诺诺已经激起混混们的挑战欲了,若是征服了这样的女人,干起来才有成就感。

梁妤柔跟何麒早已被制服,眼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被混混们包围,梁妤柔的心里也是悔恨交加。

纵使言诺诺再厉害,也不是五个男人的对手,坚持不到一分钟,就被控制住了。

“小妞,有什么遗言吗?”

手机在这时响起,是井傅然打过来的,言诺诺挂掉了电话,她的指尖微微颤抖,拨通了她心心念念的人的电话。

响了十几秒之后,井傅宸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说。”

仅冷冷的一个字,却给足了言诺诺的安全感,让她心底一热。

“阿宸,我被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