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龙之执观神未删减阅读

哗啦啦!

房间内的桌子被撞得粉碎,人群不断躲闪,直到这辆霸气的路虎停下。

撞碎的大门后面,还停着蜿蜒的车队,清一色都是黑色!

“白门办事,无关人员退后!”

只见车内打开,驾驶室走出来一个带着墨镜的光头,黢黑的脸庞一道深深的刀疤,加上一身健硕的肌肉一看就让人心生畏惧。

宴会厅鸦雀无声,不少人围观的人在瑟瑟发抖。

这就是白门,秦城最大的地下帮派,没人敢在他们面前造次。

刀疤脸下车,同时外面车上也齐刷刷下来人,一眼望去整条马路都是!

“上千人,这么大的阵仗只是为了那秦川?”

“简直太扯了,这排场不知道的以为是帮派火拼呢。”

“这下来多少人都没用了,秦川死定了。”

宴会厅的众人轻声细语,今天的一波三折让他们都感觉麻木了。

而此时周启荣和诸葛权衬额头上不断冒汗。

这种压力全都是来自白门,他们的家族在这面前,不值一提!

此时,周熙凌站在秦川身边,一双美眸满是凝重,悄声说道:“老张就在后门,一会他们要是对你不利,你一定要跑……”

秦川感受到耳边传来的温暖香风,看向周熙凌露出一抹笑意。

“放心吧,我都是你的男人了,怎么都得坐实了这个名分不是?”

周熙凌听到秦川的话羞红了脸。

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呢。

门口,刀疤脸下车后将车门打开,只见一个满头白发身着唐装的佝偻老头走出来,看起来浑浊的眼睛却让人心生恐惧。

这就是白漆临,秦城的地下皇帝!

虽然看起来是个六十多岁风烛残年的老头,可只有知道他背后势力的人,才会知道他究竟有多恐怖。

“恭迎白爷。就是这个崽子,搅了我儿子婚礼不说,还废了我儿子!”

陈大雷看见白漆临来了,心中顿时有了底气,走上前去好像和对方很熟一样。

这次他来到秦城,白漆临是他最后的底牌,用到了秦川身上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白漆临看都没看陈大雷一眼,身边的刀疤脸却一巴掌打在了陈大雷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让所有人都蒙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示白爷了?”

刀疤脸力道很大,陈大雷艰难爬起来半边脸肿了,不过他还是连连点头。

“我来了,你我的事情就因果两清了。”

沙哑的声音像是指甲在砂纸上摩擦一样,白漆临淡淡瞥了一眼陈大雷。

“是是是,白爷您权势滔天,只要帮我处理了这件事情,我陈家定将为白门瞻前马后。”

陈大雷弯腰舔着脸笑道,这副模样和哈巴狗一样。

他心里小算盘是打的明明白白的,只要能和白门攀上关系,以后陈家在秦城就无所畏惧了。

“我倒是想看看,是谁能让你把我叫来。”

白漆临缓缓朝宴会厅中心走去,当他在扫视的时候看到秦川的脸,顿时身体一颤。

“就是那个小崽子,叫秦川,他有点能耐,不过有周家和诸葛家保他,所以才叫您过来,只要您能帮我顺带解决掉他们,他们两大家族的财产都归您。”

陈大雷像狗腿子一样跟在白漆临后边,心里的小算盘已经将诸葛家和周家也算进去了。

只要除掉了这两家,那陈家在秦城将没有丝毫阻碍!

就在众人以为白漆临将要动手的时候,却发现他好像没听到陈大雷的话一样。

此刻白漆临正面无表情,浑浊的双眼紧紧盯着秦川,眼神中除了震惊外,竟有一丝惊恐。

“白爷,还请您高抬贵手,陈大雷毕竟是外地人,如果您想要我们的资产,我们拿出一半便是。”

周启荣老谋深算,怎么能没想到陈大雷的小算盘。

白漆临能混到现在讲究的是忠义,不管他承了陈大雷多大的人情,也不可能让一个外地人来改变秦城的格局。

“我诸葛家也一样,白爷家大业大,如果看得上我们,我也愿意给出一半的资产。”

诸葛权衬跟在周启荣后面跟着也表态。

现在他们两个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不管怎么样只能硬着头皮上。

一半的家产!?

两人都各自拿出一半的家产,那可是相当恐怖的量级啊!

单单是这些就完全超出陈大雷的资产了。

这番话让陈大雷心中顿时一慌,他没想到周启荣竟然反将一军。

“白爷,您别误会……”

就在陈大雷打算辩解的时候,秦川在人群慢慢走出来,看着白漆临淡淡笑了笑。

“老白,哦不,应该叫你白爷才对,看起来混的不错啊。”

秦川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黄口小儿你闭嘴!敢这样和白爷说话……”

陈大雷狗腿子发挥得淋漓尽致,只是话还没说完刀疤脸又扬起了巴掌,让他立马闭嘴了。

周启荣和诸葛权衬则是心都凉了半截。

敢和白爷这样说话的人,早就消失在秦城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秦川死定了的时候,白漆临的表情迅速变幻,满是皱纹的脸竟然对着秦川挤出一副笑容。

“秦……秦爷,您怎么来这里了,早说啊,早说我亲自去接您啊!”

“啊,您还是叫我老白,只有您才配称爷!”

白漆临的变化太快,要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敢相信。

这什么情况?

秦城的地下土皇帝,竟然对这个年轻人叫爷?

一时间在场人都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这变化让他们好像在坐过山车一样。

秦川看着这个小老头,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原来,白漆临也是从那神秘监狱力出来的,只不过比秦川要早些时候。

监狱长就是秦川的师父,白漆临在里面充其量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而已。

“嗨,这闹的,我真不知道秦爷您来了,早知道您要来,说什么都给您准备好别墅给您接风啊,您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我啊。”

“哈哈哈,能接待秦爷您,是老白我的荣誉!”

白漆临此刻完美复刻了陈大雷刚才,宛如一个舔狗一般围在秦川身边,端茶又倒水的。

“哦?那你说说,这**和狗,配办婚礼吗?直接去坟子地办多好。”

秦川坐在桌前淡淡喝着茶,白漆临哪能听不懂这话,当即拍了拍手。

“还没听懂吗?秦爷说了,**和狗不配办婚礼,都给我扔坟子地去。”

一声令下,黑压压的人群将陈大雷的人团团围住,天狼团的人都未能幸免。

陈大雷这才从震惊中醒来,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说《都市狂龙之执观神》 第20章 这才是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