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小妻子傻傻的在线阅读 南京霍圆寂小说

精品好书《替嫁小妻子傻傻的》是来自贝勒爷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南京霍圆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众人眼中的南京,就是一个可怜的小傻子,为此,当她代替妹妹嫁给冷血残疾大佬霍圆寂时,众人皆担忧她今后的生活。可谁知婚后没多久,傻子竟然不傻了,残疾也竟然不残了。原来,这二人一直以来都在扮猪吃老虎,目的就是等待时机,报仇雪恨。再然后,他们大仇已报,便开始专心给众人撒狗粮……

《替嫁小妻子傻傻的》 第1章 不要脸的女人 免费试读

【南今,别忘记今晚的相亲局,美亚达酒店1208房!】

南今盯着手机屏幕,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相个亲能相到酒店房间里去?

呵呵!

南家那坨屎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把她给卖掉啊!

心里不屑,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她就乖乖的回了一条信息,

【好哒,香姨~】

“叮叮叮……”

下课铃声响起,南今收拾好书包离开了教室。

放学这个点儿不好打车,都过去二十分钟了她还在校门口站着。

不远处有几个女生,看着她指指点点,

“那个就是南佳佳同父异母的姐姐吧?长的可真漂亮!”

“漂亮有什么用?再漂亮还不是个傻子!”

“傻子怎么能上大学?到底真傻还是假傻?”

“当然是真傻啊!她每次答案都是倒数第一,全校最严厉的徐教授都快被他气出心脏病了!”

“而且我听说南家让她来上学,就是为了贴个‘大学生’的标签,方便以后卖个好价钱!”

“……”

这话南今听的多了,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况且人家说的也是实话,南致远和史珍香给她这个‘傻女儿’找个大学上,可不就是为了卖个好价钱?

她对这话无感,倒是有点儿着急相亲的事儿,她要是相亲迟到了,不知道南家那坨屎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看远处又来了一辆出租车,杏眸一眯,抓紧书包带就往前冲。

身后的人突然推了她一把,“滚蛋,臭傻子!”

“哎~”南今整个人偏移了方向,一头栽在马路中间。

“吱——”

尖锐的刹车声瞬间响起,一辆黑色轿车急速停在她脚边,车头距离她不足十公分。

南今僵在原地,吓的心中小鹿一阵扑腾。

幸好幸好……幸好这刹车灵敏啊。

刚才那辆出租车载着其他客人一溜烟的离开了,南今气的跺脚。

又特喵的错过一辆!

“嘀嘀、嘀嘀……”眼前的黑色轿车一个劲儿的鸣笛,催促她离开。

南今气不打一处来,虽然是她突兀的跑出来挡了别人的道,可毕竟自己被吓到了,对方竟然连句关切的话都没有。

欠怼!

她冷着脸走过去敲窗户。

“咚咚咚!”

司机元文愣了一下,怕惊扰到自家爷,他就准备推开车门下车和南今交涉,谁知道门锁刚打开,后车门就被拉开了。

南今一屁股挤了进去。

怼人还不如噌个车!

不巧她这边有人……

她弯着腰看都没看那人一眼,冷脆脆的说:“往里面坐坐。”

元文震惊不已,坐在驾驶座上扭头看着她,“小姐你……”

南今已经关上了车门,“拼个车。”

元文看了一眼自家爷的脸色,赶紧说:“小姐,我们这是私家车,不拼。”

南今道,“那你就送我一程,算是弥补你刚才吓到我的过错了。”

元文又瞥了一眼霍云寂,赶紧又说,

“小姐你还是赶紧下车吧,我家爷不喜欢跟别人坐一辆车。”

爷?

南今扭头看向身旁的男人……

男人正叠着两条大长腿坐靠在真皮椅背上低头看手机,手机屏幕的微弱亮光隐隐照在他脸上,看不出表情,却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冷漠的犹如他这一身没有一丝褶皱的黑色西服,不近人情。

一看就是个不太好惹的主。

南今主动开口道,“那个,你……”

“下去。”男人头都不抬就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低沉悦耳,却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威压。

南今抿抿唇,

“这位大叔,做人得讲道理,你们刚才吓到我了,总要给点儿补偿吧?把我送到美亚达酒店,这事儿就算了了。”

霍云寂听见‘美亚达酒店’几个字,掀起眼皮子看向南今,那深邃的眸子晦暗不明。

南今的注意力已经被他的颜值吸引了去。

这男人……长的可真好看啊!

怎么形容他呢?

五官端正,俊朗无比?不行不行,太俗!

狂傲不羁,冷若冰山?不对不对,感觉不对!

想来思去,她只能说,女娲大人绝对是个偏心眼,这个男人是她精雕细琢出来的亲儿子,其余苍生都是胡乱捏出来凑数当陪衬的。

虽然她对情情爱爱完全不感兴趣,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心里给他这长相打了个满分。

元文嘴快,“小姐,你是要去美亚达酒店?”

自家爷今天要去美亚达酒店办事,知道这事儿的没几个人。

这个女人碰瓷搭讪,又说要去美亚达酒店,行踪可疑。

南今顿了两秒钟,轻咳一声刚要回答,‘啪嗒’一声车门开了,伴随着一道凌厉的声音,

“滚下去!”声音比刚才还冷。

她几乎是下意思的蹲坐在男人腿上,本能的环住了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

霍云寂身子一僵,“你……”

元文惊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小姐,你……”

车厢内的温度忽然就降到了冰点以下。

南今看这主仆二人的反应,错愕了一秒钟,还以为自己轻薄了一个女人呢!

其实这姿势她也觉得尴尬,刚要松手起身,却差点掉下去,她赶紧又搂某人搂的紧紧的。

“……”

对上某人冷若冰霜的眸子,她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辜道,“我怕掉下去。”

元文都不敢看自家爷的脸色了,结结巴巴,“小姐,你你你……你赶紧放手!”

北风呼啸着吹来,冻的南今打了个哆嗦。

“阿嚏!”口水溅了某人一脸。

霍云寂拳头一紧,明显动怒了。

“阿嚏!阿嚏!”南今又连打两个。

某人的脸色已经黑的没法看了。

南今也有几分慌,口水溅了别人一脸,真是太不礼貌了。

她赶紧伸出小爪子给霍云寂擦脸,

“对不起啊大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好像感冒了,我给你擦擦,好好擦擦……”

元文:“!”只希望自己这会儿是个瞎子。

实在是没眼看眼前的场景了,他便悄摸摸的,大气都不敢喘的扭过头去。

此情此景,不敢看,不敢看。

鬼知道他家爷虽然没洁癖,却也从不与女人有过身体接触,这个女人竟然敢……

霍云寂只觉得一只爪子在自己脸上呼来扇去,恶心至极。

他一把抓住那纤细的手腕,怒视着她,声音就如从地狱而来,

“你想死吗?!”

南今有种骨头要被捏碎的感觉,疼的她冷‘嘶’一声,小脸瞬间拧巴在了一起,屁股主动脱离男人的大腿。

“疼疼疼疼疼……”

她努力抽手,对方力气太大,她愣是抽不出来。

发现自己撞上了一块硬骨头,她赶紧祈求道,

“大叔,江湖救急,我迫不得已才噌你的车的,我后妈给我安排了相亲,我要是迟到了我后妈会打死我的,你就送我过去吧。”

“我一看大叔就是个绅士,绝对不会不帮忙的对不对?”

“大叔,我不白噌你的车,我可以给你钱!我……啊……”

一把被人推下了车,屁股摔的生疼。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前的车就‘嗖’的一下蹿出去了,快到她连车牌号都没看清楚。

南今握着泛红的手腕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咬牙切齿,

“连女人都欺负,算什么男人啊!打一辈子光棍去吧!狗男人!狗!”

车内,霍云寂黑着一张脸,拿着帕子擦干净脸又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元文继续装死,这么半天屁都不敢放一个。

“以后再遇到这种故意碰瓷搭讪,不知廉耻,不要脸的女人,不用客气!”

冷飕飕的话划过耳膜,元文赶紧原地复活,“是。”

话落悄摸摸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家爷,又赶紧目视前方。

看来自家爷今天是真生气了,平时惜字如金的,今天竟然因为一个女人说了这么多字。

……

四十分钟后,南今这个‘不知廉耻又不要脸’的女人终于赶到了美亚达酒店。

出租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她付钱下车。

正要往电梯口走,突然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条件反射的躲在了一根大柱子后面,猫着身子往不远处看。

入眼的是一个男人的背影,他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身姿挺拔,典型的肩宽腰细大长腿。

这身材好的没话说!

可身材好不见得心也好,想想在学校门口被狗男人无情丢下车的场景,南今就起火。

狗男人,既然他也要来美亚达酒店,那顺路载她一程能死啊,她还不到一百斤,又多耗不了几升油!

再说了,不愿意载她就算了,竟然还把她推下车!

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

南今正在心里骂人,突然又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看着刚下车的秃顶老男人,南今不由得的扶额。

唉——

俗话说的好,没对比就没伤害,她这个相亲对象跟刚才那个狗男人比起来,简直了!

狗男人是外表帅,内里渣!

这个老男人是里外都渣,渣的很明显!

都68岁了还想出来找小娇妻,老不正经!

南今亲眼看着她的相亲对象进了电梯,又看了眼时间,距离相亲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足够她做点有意义的事儿为广大女同胞铲除祸害了!

她掀着眼皮子瞄了眼监控,往嘴里塞了两颗口香糖,几秒钟后吐出来,手指一弹,口香糖准确无误的挡住了摄像头。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迈着步子向那辆炸眼的豪车走去……她刚才看到那个老头子就是从这辆车里下来的。

几分钟后,南今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走进电梯,上了十二层。

可是一出电梯,他喵的又意外了!

就是这么巧,把她推出车的狗男人正在拿着房卡开门。

霍云寂察觉到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扭头就看见了南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