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九慕承渊免费阅读第1章 凤倾九慕承渊大结局

凤倾九慕承渊是著名作者我爱吃香菜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凤倾九慕承渊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她本是狠厉风行的鬼手神医,一朝穿越新婚之夜,冷面王爷掐脖要求配合。冷面王爷:”你若乖乖的,这日子本王也可同你过下去。“凤倾九拿来文房四宝,大字挥洒,拍在了桌子上:”老娘休夫!拿着休书下堂做弃夫去吧!“

《王爷休书请拿好!》 第1章 免费试读

黎王府,灯光璀璨,今日是黎王慕承渊娶妻的日子。

烛影暗房内,慕承渊压在凤倾九的身上,深邃的瞳孔在房间里格外清冷。

倏的,窗外人影晃动,只一闪,便伏在了窗口。

慕承渊身子压重,寡淡却蕴含着杀意的声音响起——

“配合,还是死,你选一个。”

凤倾九淡然一瞟,果不其然,窗外人影一动。

绝色的脸上闪过一丝浅笑,红唇轻启:“难道这就是王爷求人的态度?”

下一秒,她身子一动,将他紧紧压在身下。

刹那间,青丝垂落,如春风细柳般落在他脸上,姣好的面容随着灯光烛影摇晃,娇艳欲滴的唇呼出的气息喷洒在慕承渊脸上。

她眉眼轻垂,“王爷,开始啊......”

慕承渊愠怒,脸色沉住,低语:“凤倾九,你不想活了!”

“难道王爷不行?”

慕承渊脸色黑沉,修长的手指一动,在她的腰际上微微用力,凤倾九细嫩的皮肉硬是被他掐出了红色的印子。

“王爷,弄疼我了!”

她声音媚骨,酥软诱人,晶亮闪烁的眸子毫不掩饰的直视着他漆黑的瞳孔。

慕承渊的喉结上下一动,异样的情愫划过眼底。

喜袍上淡淡的熏香散开,混合着少女体香蔓延开,钻进慕承渊的鼻息。

看他皱起锋利的眉,还本能的想要跟她拉开距离,凤倾九突然记起这个男人可是出了名的讨厌熏香的味道,整个黎王府上下连个花香都没有。

她计上心来,报复性的将自己整个人贴到他身上去,抽出胳膊一把揽住了男人的腰,逼迫他离自己近了一点。

凤倾九顺势而为,贴上慕承渊的胸膛。

“味道怎样?这香可是熏了三天的哦。”

她媚眼如丝,半带挑衅的开口。

慕承渊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散发出危险的气息,面色是微带病态的苍白,唇是薄浅的红色,眉目棱角分明。皱着眉头似乎很讨厌这种香味。

凤倾九得逞,笑的狡黠。

甚至能感觉到了慕承渊的气息紊乱。

就当真那么讨厌熏香么?

等到屋外的人影走了,趴在塌上的慕承渊立时起身。

慕承渊黑眸寒凉,面带不悦,负手而立,周身凝起了慑人的气势,音色低沉隐忍:“凤倾九,你故意的。”

凤倾九面色淡淡的坐起来。

屋内的气息瞬间凝固起来,夹杂着浓烈的熏香味道......

慕承渊的脸色越加的白,冷漠到冰点的一双眼睛,彷佛要把她盯出一个窟窿来。

凤倾九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见慕承渊突然紧紧拧了拧眉头,遏制不住的喷了一口血。

她看的清明,那血落在烛光里,发黑发紫,显然是中毒了,还不轻,中毒史至少五年往上。

凤倾九起了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男人,坚持不住,还要强撑的样子,无奈的摇头,然后朝他伸了伸手,“别忍了,躺床上来吧,手拿来,我给你看看病......”

总不能穿越过来第一天就死人,更何况医者仁心。

“滚开。”

慕承渊甩开她伸过来的手,撑着身体挪到床边,隐忍暗沉的目光渐渐浑浊起来。

此刻男人的面色更加苍白,薄唇发黑,身体终于撑不住缓缓瘫下去了,已经动不了了。

凤倾九敛起眸子里的情绪,强行拽住了他的手,给他把脉,无视他阴沉抗拒的目光,动手翻了翻他的眼皮。

是中了一种她没见过的慢性毒,时间挺长的了。

连原主都不知道,居然一直伪装的这么好......。

这种毒和自己身上的苏合香犯冲。光是闻到味道就已经毒发,说明毒已经深入骨髓了。

纠结一瞬,她并拢双指,在他的几个穴位上游走一遍,仅仅一息,手法快速,犹如魅影一般。

这是凤倾九祖传的鬼手点穴法,她作为唯一的天赋继承人,九岁就已经精通了。

慕承渊看着她手指快的只在一瞬之间,可身上的触感却是真实的,很快只觉得心口血气翻涌。一口深褐色的血气自他的喉咙里涌出来。

触目惊心。

但是,身子能动了。

男人的目光忽明忽暗,动手擦了擦唇角的血,烛火照的他面色苍白,那薄唇格外鲜红艳丽。

之前的那个无脑又恶毒的大小姐怎么会这些?又怎么会救人?

“别以为你这样就能讨好我......”

凤倾九起身,语气淡淡:“你死了,守寡我倒是无所谓,我只是觉得你死在我的婚房里,不太吉利。”

慕承渊的幽暗的黑眸,显然又冷了几分,眼底藏着些许她看不清的情绪。

男人扶着自己的胸口站起来,眸光沉静,周身冷厉之气散开,再次警告她:“本王不管你在耍什么花招,你若是敢将本王中毒的事情说出去,后果自负。从今天开始呆在这里做好你的黎王妃,敢惹出任何麻烦,尤其是不要招惹心眉。你试试看?”

说着又缓缓靠近了凤倾九一步,语气中带着冷冷的威胁。

月心眉就是慕承渊的白月光了,月氏唯一的遗孤,做了慕承渊多年的侧妃,因为身子不好一直没有生养,但是慕承渊却对这个女人格外的怜爱了多年,除了她,慕承渊从来没有接受过其他的女人......

凤倾九冷嗤一声,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刚刚还一副快死的样子,起来就翻脸不认人。

真是个狗男人。

“你管好你的小娇妻不要来找我麻烦,不然,后果自负?”

“凤倾九!”慕承渊咬牙切齿的叫她的名字。

凤倾九挑了挑眉,带着浓郁的熏香味道走到他的面前,歪头道:“什么事?”

看着慕承渊白的发青的脸色,心中莫名的愉快......

“本王的警告不会再说第二次。”话毕,便挥袖出了门。

“王爷慢走。”

凤倾九关上房门,眼底便结上了一层清冷桀骜的冰霜。

当务之急,应该逃出王府,才能活出穿越女的精彩生活!就算这个冷血王爷也活不了多久,她也不想留。

但凤倾九有些犯困,这才用了一次鬼手点穴,这弱的跟小鸡仔似的身体就受不住,出去能跑几步?

还是好好养身子,再从长计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