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予棠元承烨小说 沈予棠元承烨全文免费阅读

沈予棠元承烨是作者木槿向西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沈予棠元承烨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重生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那么沈予棠元承烨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沈予棠是从小流落在外的相府庶女,一朝被寻回,不过是被人当做棋子,榨干一切利用价值。夫君和嫡姐联手背叛,她含恨而终。有幸重生,沈予棠回到故事的原点,还有机会改写自己的悲惨命运。这一次,她发誓要让那对渣男渣女付出血的代价,要把他们挫骨扬灰。她狂虐渣男,凭精妙医术走上人生巅峰,受万民敬仰!

《重生残王宠妃不好惹》 第2章 免费试读

沈予柔没有多想,她把沈予棠的这一切举动都当成了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认生,胆怯。

“五妹,你这些年过得一定不好吧,毕竟,你养父母是那样的人。”沈予柔声音温柔,充满了关怀和同情。

沈予棠蓦然抬头,目光打在沈予柔脸上,冷得吓人,不怒而威,“我爹娘怎么了?他们不偷不抢,本分做人,靠自己双手养大了我,在我心里,他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还有,我过得很好!不需要你同情!”

沈予棠走丢时才五岁,是一对没有儿女的老夫妻捡到了她,并将她养大。

沈予柔面色一白,惊讶而愤怒,她没有想到沈予棠竟然敢反驳她,但如今她还得继续利用沈予棠,不敢得罪她,就必须得忍气吞声。

在沈予柔恼怒的间隙,沈予棠已经抬腿往丞相府大门而去。

“五妹!”

就在沈予棠的一直脚踏入大门的时候,身后响起了沈予柔的声音。

沈予棠没有理会,另一只脚一抬,也进入了大门。

她当然知道沈予柔叫她是让她从侧门进入丞相府,因为她是庶女,不配从大门入府。

前世,她照沈予柔的话做了。

今生,她偏要从大门入府,她倒是要看看,沈予柔能拿她如何!

“出来!”沈予柔的耐心已经快被用完了,她没有想到沈予棠如此粗鄙不懂理,“五妹,这里是京城,你不能胡来,你是庶女,只能走侧门。”

“你们当初从景州过来时,庶女也是走的侧门?”沈予棠冷声问。

“当然不是。”沈予柔道。

“你们那时候是第一次进府,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进府,凭什么那时候不分嫡庶能一起走正门,而我今天就要走侧门?”

在沈予棠眼里,正侧门都只是一道门而已,但,她不能让沈予柔这么压着身份欺负。

沈予柔无话可答,气得满脸通红,眉目紧皱,那负责寻找沈予棠的下人说,沈予棠乖巧懂事,好拿捏得很,怎么会是一个刺头呢。

她克制住怒火,“五妹,你这样爹会不高兴的,你嫁入淮南王府以后,还得靠丞相府给你撑腰。”

沈予棠满眼不屑,她就算再听话又如何,她那亲爹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

“这样啊,那我不嫁了就是,我去找爹说清楚。”沈予棠知道,依照前世的时间轨迹,那淮南王已经到了京城,明日就会来丞相府。

果然,沈予柔一听沈予棠不嫁了,立即就慌了神,也不再计较沈予棠是不是从正门入府了,连忙追了上去。

沈予棠现在根本不会去找丞相沈从儒,因为她知道,沈从儒一定会偏帮沈予柔。

但,沈予柔还是害怕,她担心沈予棠把事情闹大,影响她的名声。

只要沈予棠代替她安安静静地嫁给那个残废,然后离开京城,从此以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就可以高枕无忧,继续做众人仰慕的贵女,他日做姜国最尊贵的女人。

“沈予棠!”

沈予柔追不上沈予棠,就朝她背影大喊出声,“你给我站住!”

沈予棠倒是站住了,转身,一脸害怕,满眼无辜,怯怯地说,“长姐,你好凶啊,吓着我了。”

沈予柔忙看了一眼四周,见有下人在窃窃私语,像是不认识她一样,

她说话从来都是温温柔柔的,还从来没有这样大声凶狠地说过话,京城的人夸她善良,说她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

若是被人知道她这么凶沈予棠,她就完了。

她才反应过来,刚刚沈予棠是故意激怒她的,看来,沈予棠果然不是传言中那么单纯好欺的。

她敛下眼里的冷意,变得更加温柔了,“五妹,你走慢些,我跟不*了,我不比你常年在乡下做粗活的,体力好。”

沈予棠心里冷笑。

她知道沈予柔最在乎的就是她的名声,所以,她一定要撕开沈予柔的虚伪面具,让世人看清她的真面目,将她从云端拖拽下来,踩在泥潭里践踏。

但是,沈予柔的温柔善良端庄早已深入身心,如果她贸然出手,只会让外人误以为是她无理取闹,陷害沈予柔。

所以,要想彻底击败沈予柔,只能徐徐图之。

“长姐,我已经走得很慢了你都跟不上,你体力这么差,莫不是有病吧?”沈予棠见周围还有下人在,就故意大声说道。

“你!”沈予柔咬牙切齿,她想要反骂回去,又发现周围都是人,只得把怒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沈予柔爱惜自己的好名声,她是绝对不会和沈予棠对骂的,那样有失她嫡女的身份。

而且,她又不能用嫡女的身份压制沈予棠,那样会被别人说倚强凌弱。

“五妹,我娘还在等你,我们先去见她。”沈予柔端着温柔,她心里想的却是,等见到了她娘,让她娘来收拾沈予棠。

她和她娘已经商量好了,她扮白脸,她娘扮红脸,双管齐下,恩威并施,把沈予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而且,今天还有一贵人在,倘若沈予棠在那贵人面前丢了脸,以后在京城立足都难,嫁到景州去,就再也不会想着回来了。

沈予棠没有反驳,跟着沈予柔到了蔷薇院。

她进屋抬眸望去,见沈夫人一身贵妇打扮,端坐着,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正在和别人说话。

在沈夫人旁边坐着的是镇国公夫人,满脸慈爱,不怒而威。

“娘,五妹来了。”沈予柔叫了一声,又朝国公夫人温婉浅笑,“伯母,麻烦您久等了,您要的牡丹图我已经画好了,一会儿就给您取来。”

“好好,我正等着欣赏呢。”国公夫人双眸一亮,满脸期待。

沈予柔画的牡丹堪称一绝,而国公夫人酷爱牡丹,今日来此就是专程来取画的。

“予棠见过母亲,见过伯母。”沈予棠上前一步,落落大方。

沈夫人没有在沈予棠身上看到卑微和胆怯,有些失望,眼神冷了冷,随即笑道,“到了就好,棠儿,这一路辛苦了。”

“多谢母亲关心。”沈予棠敛下恨意,乖巧地回答,她知道沈夫人当着外人的面是慈母,背地里尽捅她刀子,既然如此,那她就陪着沈夫人演戏好了。

“这就是你刚刚和我说的丞相府丢失十年的丫头?”国公夫人打量着沈予棠问沈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