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当天我换了新郎楚嫣温卓然章节目录免费看

人气小说《结婚当天我换了新郎》是来自盛世清歌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楚嫣温卓然,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作为豪门千金,楚嫣从来都是骄傲的,不仅有令人羡慕的家世,还拥有令人羡慕的未婚夫!然而婚礼前夕楚嫣意外发现了未婚夫出轨的真相,还发现了那个男人数次带女伴到他们的婚房幽会的事实!得知所有真相后,她想过与他立马解除婚约,可后来想想这样做不够解气,她要当着众人的面拆穿他的真面目才解气!

《结婚当天我换了新郎》 002 侄儿媳妇 免费试读

烟头被他随手丢在地上,混乱之中早就踩灭了。

男人一改被动为主动,双手搂着她抵到栏杆上,她的身体后仰。

头顶是星空万丈,唇边是温热吐息。

“叔,人在哪儿呢?”

“***!”

帘幕被撩起,一道嚣张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却顿住,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

“滚。”

男人无奈从热吻中抽离,冷冷地吐出一个字。

“哎,这就滚,你们继续。”

楚嫣忍不住勾头去看,可惜那人跑得太快,她只看见落下的帘幕。

跑得比狗还快。

她微喘着粗气,显然是刚才吻得太过动情,眼眶微微发红。

他们还保持着紧紧相拥的姿势,亲密异常,像是热恋中的情侣,难以自控。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抬起一条腿,勾缠在他的腰臀,犹如藤蔓一般。

男人其中一只手臂也摸到她的后背,礼服裙是吊带的,所以掌心下就是细滑的触感。

他的面具直接不翼而飞了,*凌厉的眉眼,和高挺的鼻梁。

两人眼神相撞的那一刻,她感觉都能拉丝了。

他生就一双多情眼,就是传说中的盯条狗看,都无比深情的模样。

更何况此刻,他们刚接完吻,唇上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楚嫣头皮发麻,男人掌心的温度,似乎更高了。

外面大厅已然灯火通明,显然主持人说的三十秒早就过了,不过因为这两人吻得非常投入,谁都没发现。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么书吗?”

她听见刚刚那个男人喊他“书”了。

楚嫣站直,很快整理好自己,除了颜色变淡的口红,已经恢复来时的模样。

男人迟疑两秒,点头认下:“卓然。”

“卓然书,好名字。”

她客套的夸赞,脑子里翻了一圈,豪门里没听过这么大年纪姓卓的人,应该不是哪家出来历练的孩子,她怕踢到铁板。

“你除了比想象中的老之外,其余还是很贴合我心目中的人选。我把合同带来了,条约如果有不满意的,我们还可以再商议。”

楚嫣冲他嫣然一笑,*退去之后,就该谈生意了。

无奸不商,哪怕她很喜欢眼前的小帅哥,但是买东西讨价还价在所难免。

她刚才太不矜持,表现得很狂热,为了避免小帅哥穷疯了,狮子大开口,她先挑挑刺再说。

“你要多少岁的?”男人挑眉。

“不必介意,够帅就行。”

男人周身的气场十足,完全没有二十几岁愣头青的感觉,相反还很沉郁。

或许创业失败,真的让人脱胎换骨。

楚嫣从小挎包里拿出几页纸,合同被折叠起来,又因为在包里被暴力挤压过,皱皱巴巴不太雅观。

她有些傻眼,不止合同遭罪,她的小挎包也彻底报废。

刚刚两人位置对调的时候,包包被压在栏杆里,留下深深的印痕,显然是不能背出来了。

***

“叔。”秦夏躲在帘子后,探头探脑看,确认那位女士已经离开,才走进来。

“鬼鬼祟祟的做什么。”男人皱眉。

“你的女伴走了?”

提到楚嫣,他又开始恍惚。

这个女人还真是胆大包天,临走之前,竟然掐了一把他的*。

“叔,你不是给我发消息,说有人*扰你,还让我把这个女人拖走吗?等我带着保镖过来,你都跟人家亲得昏天暗地,你这变得也太快了。”

秦夏皱着眉头,忍不住抱怨。

是的,之前男人低头发消息,并不是害羞,而是不想正眼看楚嫣,还让人把她给拖走。

“计划赶不上变化快。”

“对了,叔,刚刚有个小男人,拿着根烟一直要进来,让他去别的阳台还不行,我怀疑是来闹事的,就让保安给控制住了。”秦夏汇报道。

男人挑起眉头,心里了然,这恐怕才是楚嫣要等的人。

“待会儿我要见他。”

他得先善后,毕竟充了人家的名头。

“温硕最近在做什么?”

“叔,怎么想起关心他了?我不是你最疼爱的侄儿吗?”秦夏瞬间瞪圆眼睛,一副警惕的模样。

“说正事。”男人敲敲桌子。

“他还能有什么事儿,订完婚准备婚礼呗。那未婚妻长得挺漂亮,偏偏插他这堆牛粪上,可惜了。”

男人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声,没接话。

说曹操曹操到,外面有人来汇报:“先生,温硕少爷带人过来,只是其中有记者,按您的吩咐不允许进入,不过他并没罢休。”

“什么,他是来砸场子的吧?还带着记者过来,明显是为了*回去,毁你名声。”

秦夏激动不已,火急火燎的跑了。

“不行,我得让他滚蛋。表叔,我去了。”

楚嫣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恰好看到一辆熟悉的法拉利开过来,她眯起眼。

好家伙,今晚可真晦气。

当温硕那张脸出现在视野中,楚嫣立刻胃酸上涌,又想吐了。

绝了,这狗东西,但凡他的名字出现,她脑海里自动替换成他光溜溜的,和其他女人纠缠在一起,满屏马赛克。

他身后跟着好几个人,气势十足。

可惜还没进门就被人拦住了。

温硕显然很激动,一直说着什么,可惜她怕被发现,站得有些远,听不清。

但这并不妨碍她看好戏,显然看门的人油盐不进,他之后一连打了两个电话都没能进去。

楚嫣看得直乐,这联谊活动究竟谁办的,简直是个人才。

温家少爷都敢拦,有种。

她刚到家,钟梨的慰问电话就追过来了。

“姐妹,人看好没?”

“除了长得有点着急之外,质量上成。”

钟梨惊讶:“咦,他上学那会儿可是出了名的小白脸,我知道你好这一口,专门挑的,现在变糙了吗?创业失败打击这么大啊?”

“没事,仔细养一养,还能变回金丝雀。”

“行吧,你满意就好。不过你怎么回去了,今晚没顺便刺激一把?”

楚嫣叹气,咂咂嘴似乎在回味,和小帅哥的那个热吻还是很刺激的。

“算了吧,我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呢。不能想那个画面。”

钟梨跟着骂:“温硕那个狗东西缺大德了。反正你和小帅哥加了微信,你们自己聊。”

办公室内,又有人在挨骂了。

“你们组怎么回事,顾客要设计情侣戒,虽然是以顾客意见为主,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要把钻石造型打磨成一坨翔,你们也点头同意,还拍手叫好。瞎了吗?”

“这设计拿出去,挂*们公司的名字,一辈子钉在耻辱柱上好不好?这种脑残设计,宁愿违约也别定稿,让他们爱滚哪儿就滚哪儿去!”

“还有你们组,一个敢设计,另一个敢过稿。好家伙,要不是我问一句,这坨翔是不是已经交货了?”

“别跟我说什么顾客是上帝,你咋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要是对家派来的呢,前货,后脚就发到网上,变成群嘲的对象,以后还有人跟我们合作吗?”

楚嫣暴躁输出,嘴巴几乎没停过。

她几乎感到绝望。

办公桌上放着一枚钻戒,钻石排列组合bulingbuling,快把人眼给闪瞎了。

只是这造型怎么看都一言难尽,离奇到让人失语,就是一坨发光的翔。

她还特地问过顾客,是不是对懒羊羊情有独钟,毕竟这个设计和懒羊羊的发型一模一样。

但是对方给了否定的答案,一对情侣戒,要设计成狗屎的模样。

她实在想不出是为什么,就算对方跟她一样的遭遇,被人背叛,也不至于拿戒指撒气吧,出轨的狗东西配让钻石蒙羞吗?

“出去出去,顾客不改设计就违约赔钱,这话我说的。”

楚嫣疲惫的靠在转椅上,她最近衰神附体。

感业双双不顺利。

想起自己还有还有工作,只好强打起精神来。

结果一睁眼就对上那枚戒指,狗屎造型好似对她的嘲笑。

让她一个珠宝设计师,看到这种成品,精神污染堪比温硕的马赛克。

她过几天要交稿,结果枯坐半天,却毫无灵感。

既然没心情,那就不要勉强自己,她直接关了电脑,拿起手机开始泡男人。

人生在世,要学会及时行乐。

***

远郊的一处豪宅里,主人坐在沙发上,查看一份文件。

男人一看就是久居高位,一双手仿佛艺术品。

与他气场不符的是,手里那份文件实在登不上台面,皱皱巴巴,破菜饼一般。

如果楚嫣在场的话,就能认出这个别墅,正是之前搞不正经活动的场地,而这个主人也正是她要泡的男人。

这是一份非常有报复性的合约。

楚嫣并不会和温硕解除婚约,婚礼照常,却要他在婚礼当天,当她的新郎。

众目睽睽之下,让宾客们知道温硕被她甩了。

有视频电话打过来,他直接挂断。

可惜对面的人锲而不舍,等接通之后,就传来一片训斥声。

“兔崽子,小硕都快结婚了,你身为他的长辈却连个影子都不见,你不本事挺大的嘛,结果也就是孤独终老的命啊……”

屏幕里出现一个帅气老头,明明西装笔挺,看起来也很正经严肃,但是一开口就破功。

“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举办联谊活动——”

“阳奉阴违有一手,你那是联谊还是歌舞厅开张呢?小硕回来都说了,一群男男女女在泳池里,舞池里玩得尽兴。要不是我让人拦截花边新闻,你这些破烂事儿早全网曝光了。”

男人嗤笑一声,半真半假道:“难怪温硕那晚说什么都要进来,原来是为了跟我抢人。”

他举办宴会本来就是为了应付差事,虽然不少人收到请柬,不过并不知道真正的举办者是他。

如果把他牵扯进去,也就只有知道内情的温硕了。

不过他从小就跟这个侄子不对付,见怪不怪。

“我单身至今,也怪不到我头上来,好女人被他抢走了。”

他继续火上浇油,甚至给自己倒杯茶,那叫一个闲情逸致。

“你放屁,他都订婚了。不许打你侄儿媳的主意。”老头儿焦躁得不行。

“我警告你,你做娱乐圈的生意我不管,但是如果把这些坏习气带到家里来,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男人听得漫不经心,恰好一条新消息传进来。

“我要挂了。有急事。”

“挂什么挂?除非你老婆生孩子,否则不准挂!每回都来这套,我还训不得你了?”老爷子寸步不让。

“行,都听您的。你准儿媳的邀约,我也拒绝。”

屏幕里的人迟疑片刻,显然被噎得翻白眼了。

“滚吧。今年还没把自己交代出去,我就买热搜,昭告全天下你是个没人要的光棍。”

楚嫣:有时间吗?小帅哥。

他看着这条消息,轻笑一声。

原本他是准备和楚嫣坦白身份的,毕竟是侄子的未婚妻,如果他真的下手了,会很麻烦。

世俗的舆论和猜测,会将他们淹没。

又不是他的真爱,为了这么个陌生人大费周章,显然是桩血亏的买卖。

可是现在他改主意了。

很有趣,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