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锦衣为王(结局) 苏超司徒煌免费阅读全文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大明之锦衣为王主要是描写苏超司徒煌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虎啸山庄庄主通过对人物情感冲突的描写不断拓展剧情,受到读者一致好评。一朝穿越,苏超重生在了大明嘉靖年间。他竟成了堂口的双花红棍。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浪有文化。有文化、会打架,能喝酒、会泡妞,吊丝的人生从此开挂。且看苏超如何风流大明,走上属于自己的别样人生。“小弟苏超,人称快刀超。”“五月初十茶马市一战,快刀超一人斩杀五人,重伤三人,这个谁不知道?”“高帮主,实话告诉你,老子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光棍一条,死都不怕,还怕你个球球。”“小娘子,跟哥走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大明之锦衣为王》 第17章 祝你马到成功 免费试读

又是十天过去,这天的日头很大,把土地都晒得冒了烟,明晃晃的日头就挂在中天,这地面上不管是树木花草还行人,都被晒得蔫蔫的。

苏超一大早上就去了城西的丁记铁匠铺子,他在那里打了一个精钢的弓臂和数十个精钢的弩箭箭头。

他原来自己打造出来的连射弩的弓臂强度不够,因此弩箭的射程不够远。

同时他还把弩箭的箭头打造成了跟后世军刺一样有三个血槽的那种形状。

之所以要把连射弩打造得更好,是因为明天他就要出一趟远门,做一件决定他命运的一件事。

从丁记铁匠铺子出来,他就顶着火辣辣的日头回到了家里。

进到家中之后,他便把整具连射弩装配起来,然后在院子里试用了一下,效果很好,已经达到了他预想的效果,三十丈之内能够贯穿皮甲。

接着他又把弩箭放在一个瓦罐里,又倒进一碗黑乎乎的药水,然后把瓦罐放在碳炉上煮了起来。

用来煮弩箭的药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之物,只要是没有解药在身,被这弩箭射在身上,一刻钟之内就能置人于死地。

旁边煮着弩箭,苏超就躺在躺椅上,口中嚼着一个细细的木棍,想着心事。

那日与程疯子初次相遇之后一起喝酒说的话,如今他每一句都能记起来。

程疯子跟他说,只要他能干掉赵朋,就把他引入到锦衣卫中,担任校尉一职。

进到锦衣卫中之后,只要再稍立一件功劳,他就能提拔自己为小旗。

这小旗就是有品阶的入流官了,从七品。虽然是锦衣卫中最低的官员,但已经是吃皇粮的了,同时也有了上升的机会。

作为一个后世人,苏超自然知道锦衣卫的厉害,他也很愿意加入到这个贯穿了整个大明朝的特务组织,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机构。

在苏超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自己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过来的人,他也不希望自己就这么默默无闻的老去,然后埋到黄土里,他也想给这个时代留下一些印记。

同时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游戏里打通关,从头玩到尾。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最不济也能给后世再立一个“扯淡碑”,让后世人打破脑袋的胡乱琢磨去。

昨日茶马市刚刚结束,苏超就跟白老虎请了假,说是要到许家庄堡相亲,怕是要去上十日八日的。

白老虎自然没有意见,他现在很重视与苏超之间的关系,而且把苏超在长兴会的地位再提升了一步,已经在会中坐了第二把交椅,在白羽扇赵飞之上。

而且这个月的茶马市已经结束,到下一个茶马市之前,大家也都没有什么事情做,时间有得是,苏超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在下一个茶马市开始之前回来便是。

弩箭在瓦罐里煮了小半个时辰,里面的药汁已经干了。

苏超把箭矢拿出来,放到连射弩的两个盒子里,一个盒子二十支弩箭,有这些弩箭在手,就是同时面对十几个手持利刃的人,他也不会胆怯。

连射弩收拾妥当了,他又准备了一条飞爪以及他惯用的两把解腕尖刀,同时还有一把工兵铲。

这把工兵铲他是找城北的张记铁匠铺子打的,精钢打造,上面还有锯齿,精钢的锹把,都是按照后世的工兵铲的样式弄出来的。

把明天要带的东西准备好,苏超这才把那个药罐子和药碗打碎了,用一块破布包好了,跟自己要带那些东西放在一起,明日出城以后,顺便扔到河里去。

一切刚刚准备妥当,就有人敲响了他家的院门。

“谁啊?”苏超问了一声,同时朝门口走去。

“苏老弟,是我。”说话的是程疯子。

苏超打开门,朝着程疯子抱了抱拳,笑道:“程大哥来了,快里面请。”

程疯子穿着一身便服,头戴一顶书生巾,要是不知道的话,谁也想不到这个一身书生打扮的人就是大同府的锦衣卫百户,一个能决人生死的危险人物。

“我估计你这个时候在家,就来找你小酌几杯。”程疯子说着提起手中的东西,在苏超面前晃了一下,抬腿走进门来。

苏超把大门关上,拴好了,笑道:“想要喝酒就来嘛,还带什么东西?我让何家的酒馆送吃食过来就好了。”

“我就是在何家酒馆买的,顺路,省得你再跑一趟了。”程疯子笑道:“赶紧去拿碗筷来,我也有些饿了。”

他说着,直接走向东侧的厢房,苏超的书房在那里。他来过苏超家几次了,对这里熟门熟路的。

苏超到厨房拿了碗筷酒杯,进到书房的时候,程疯子正拿着他写的大字在看。

“苏老弟,你这字有进步啊,这都已经有形了,再苦练个几个月,你这字也能称之为字了。”程疯子笑道。

苏超一边在桌子上摆上碗筷酒杯一边笑道:“那就多谢程大哥吉言了,等我这字成形了,我也算是读书人了吧?”

程疯子摇了摇头,把那几张纸放在书桌上,笑道:“读书人?还早着呢,要是连个童生都没考过,你算什么读书人啊?

再说了,咱们都是抡刀子混生活的人,当个什么劳子读书人啊,能写个信认个字就可以了,难不成你还要去考状元啊。”

他说着,在饭桌旁边坐下,等着苏超斟好了酒,然后端起酒杯笑道:“明日你出征,为兄就今日为你饯行了,祝你马到成功。”

苏超也端起酒杯,笑道:“借程大哥吉言了,程大哥放心,此行一定一帆风顺。”

程疯子点了点头,跟苏超碰了一下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吃了一口菜,这才接着说道:“你想好在什么地方动手了吗?”

苏超说道:“想好了,就在尉州的鸳鸯口动手,那里是水陆交汇点,不管他是乘船还是骑马,都要经过鸳鸯口。”

程疯子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会让他骑马进京的,乘船太慢,他一定不会乘船的。”

苏超笑道:“骑马最好,那我就在过了鸳鸯口的芦苇滩等他,刚好可以就地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