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陈归林南宫千若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陈归林南宫千若是著名作者张菁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咱们接着往下看豪门世家?修炼者?是第一人?我惹不起?不好意思,在我面前你们都是弟弟!主角:陈归林

《神医下山:开局就被未婚妻甩脸子》 第4章 免费试读

“明......明老?”

即便是楚母,在南宫明面前也不敢放肆,此时仍得恭恭敬敬的尊称他一声明老。

只见南宫明先是拍了拍南宫千若的肩膀,而后又转头看向陈归林,脸上浮现一片慈祥和蔼的笑容,“这位小友与我南宫世家有恩,乃是我南宫世家最尊贵的上宾。”

“你们想要对他动手,那得先问过我才行。”

这句话,南宫千若刚才已经说过一遍,楚母与楚荨并不相信。

可此时这句话从南宫明口中说出,楚母与楚荨再无任何怀疑的可能。

堂堂南宫世家的家主都这样说了,那还能有假?

这陈归林百分之百是南宫世家的上宾啊!

楚荨很是不解的看着南宫明问道,“明老,这人不就是一个乡巴佬?一个土包子?他怎么会成为你们南宫世家的上宾?”

“你们干嘛这么护着他?”

这也是楚母此时心中最想解答的疑问。

可对于这个问题,南宫明只是一笑置之,并不理会,直言道,“我南宫世家的上宾自有他的尊贵之处,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这话已然说明了一切,今天谁也别想动陈归林,即便是顶级豪门楚家。

南宫千若小嘴微翘,“他跟你不是有婚约吗?你这么做,看来是不打算要他了,对吧?”

楚荨想都没想就回答道,“当然。”

“我身为楚家千金,这种人如何配得上我?”楚荨说得十分傲然。

“你不要我要!你们楚家没有慧眼,我南宫世家有!”说着,楚荨拉着陈归林就要走,“走!陈大哥,我们离开这儿。”

可就在这时,楚母手中的电话响了。

拿起来一看,正是她老公楚羽枫,楚家家主。

“喂?”

“听着,无论如何也不能怠慢陈归林,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楚羽枫就挂掉了电话,楚母拿着电话愣了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她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而此时南宫千若拉着陈归林已经到了门口,南宫千若还一边走一边说,“狗眼看人低......陈大哥,咱们没必要在这里受她们冷眼。”

楚荨忙问楚母刚才电话到底怎么回事。

楚母闻声回神,忙道,“快!拦住他!”

这让楚荨也是一阵愣神,心道自己母亲是不是吃错了药?刚刚还要把陈归林剁了扔出临江,现在又要拦住他,不要他走?

“快点!”

“你爸说的!”

可这时楚母催促的声音再度传来,楚荨听到是自己父亲说的,当即急忙冲了出去。

她虽然是楚家千金大小姐,但楚家毕竟是他父亲说了算。

万一陈归林走了,父亲回来她没好果子吃,那这件事可就闹大了。

于是她冲到门口,挡在南宫千若与陈归林身前,“你们不能走!”

南宫千若冷笑道,“凭什么不让我们走?你刚才不还说了不要陈大哥的吗?现在又追出来,几个意思?”

这话让楚荨的秀脸一阵火烧火辣,但此时她也顾不了这许多了,羞红着脸说道,“陈归林是我未婚夫,又不是你未婚夫,你凭什么带他走?我说不能走,就是不能走!”

“不让我走,那茶总要让我喝一杯吧?”陈归林坐了下来陈归林,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

楚母与楚荨相视一眼,楚荨立刻让仆人去泡茶。

可这时,陈归林却摆手阻止道,“我要你亲手泡。”

“你!”

楚荨闻声,脸上红晕顿时汹涌,眼睛里尽是说不出的不服。

她堂堂楚家千金大小姐,什么时候做过斟茶递水这种伺候人的活。

可无奈亲爹发话让她不得怠慢陈归林,无奈之下只能气冲冲地亲手去泡茶了。

楚母也急忙在一旁陪笑,那模样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不多时,楚荨端来了热茶,亲手为陈归林倒了一杯。

“茶水三泡,第二泡明显操之过急了,茶渍未淀,茶水未清,第三泡又太慢,茶香已散,只剩涩苦。”

轻尝一口,陈归林当即品评了一番。

这让原本就心高气傲的楚荨更是恼火,星眸之中怒气满溢,可就是敢怒不敢言。

楚母急忙拉着他坐下,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话激怒陈归林。

而此时,陈归林却是放下了茶盏,缓缓开口道,“楚家......我原本以为我师傅虽然年纪大了些,但不至于老眼昏花看错了人......”

“可现在看来,我实在高估了他。”

“这门婚事,我肯定是要退的,楚荨小姐跟我命数本来就不合,我原本就没打算非要你们承认这门婚事。”

说着,陈归林将玉佩取了出来,放在面前的案几上。

楚母与楚荨见状,皆是一愣。

因为刚才楚母出价一亿都没能让陈归林将玉佩交出来,而现在陈归林居然这么轻易就拿了出来。

陈归林看着楚母,“楚夫人以为这世间所有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衡量?甚至这枚代表着两家人深厚情谊的玉佩?”

“我陈归林说起来的确是个穷光蛋,一无所有,独身下山来到临江,甚至还没找到栖身之所。”

“但我陈归林并不是用钱就能够被任意羞辱的人!”

“今天的羞辱,我不会忘记。”

“三年,只要三年,我陈归林就会站在这城市的最高处,让你们跪下来求着跟我结亲。”

“而到时候,我,陈归林,绝对不会多看你们一眼!”

陈归林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坚定,仿若寒风之中的松竹,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韧,又仿若此时酷热炎烈之中的松柏,顶着千万巨力茁壮生长。

言罢,陈归林起身,“茶也喝了,话也说了,没什么事了吧?”

这话,当然是对着楚母和楚荨说的。

楚母急忙出言,“你现在还不能走。”

“我走不走不是你能决定的,我之所以选择留下来,只是为了把我刚才的话说完。”

“现在我说完了,我要走,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

寒意十足的声音在大厅内回荡,还未消散,陈归林就与南宫千若,南宫明一起离开了而楚母与楚荨,站在原地一动未动,根本不敢再度上前阻拦。

因为她们感受到了一股强而有力的巨大压迫感,不知为何,她们甚至连张嘴说话的胆子也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陈归林与南宫世家两人一起离开。

陈归林上了南宫明的房车,车子发动后,南宫明就去房间内休息去了,他今天奔波了一整天,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身体自然疲乏。

南宫千若看着身旁的陈归林,笑着问到,“陈大哥,你刚才说还没找到住的地方?要不,你去我们家住吧?反正我们家房间多,地方宽敞着呢。”

临江市顶级豪门南宫世家的别墅,岂止是房间多,地方宽敞?南宫千若这话,明显自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