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寅方婷小说阅读 宋寅方婷全文免费无广告

宋寅方婷是著名作者峰魔天下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宋寅方婷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说及法医,很多人第一印象都是源自近几年热播的一些电视剧,认为不过是解剖尸体,从而获得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帮助破案而已。很多人称呼我为法医,但我更喜欢“仵作”这个称呼。实则不然,真正的仵作,验尸算是入门的门槛,除此之外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绝技。

《阴探神婿》 第4章 免费试读

听闻我的话,那个年长一点的警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犹豫两秒钟,他便同意我的意见。

他直接将手中的东西给我,我顺势重新放回方婷的包内。

“撤,而且放出声,说我们什么也没查到。”

年长的警察命令道,即便还有人想说什么,也都选择了执行命令。

他们走后,我和方婷并没着急出去,这容易让人怀疑,刚好饭上来了,我劝方婷先吃饭,吃完再走。

可经过这么一闹,方婷根本也没啥心思吃饭,她忧心忡忡的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旋即抬头看着我。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包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我要不要给爷爷打个电话?我真的好紧张,要是抓不出罪犯怎么办?”

这一连串的提问,足以说明方婷的紧张和害怕。

我看着举足无措的方婷,心情复杂,安慰道:“别担心,相信我,我肯定能帮你洗清冤枉的。”

我的话像镇定剂一样,让方婷逐渐平复下来,简单的扒拉两口饭,她便催着我离开。

我知道这件事悬在她心口,她肯定也没胃口,起身结了账便带着她出了饭店。

我扫视了一眼饭店门口,并未发现警察的身影,不过我敢断定他们就在附近。

我低声劝方婷尽量放松,她深吸了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打算转移注意力,但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我皱了皱眉头,这万一被暗中的罪犯看到,那肯定露馅。

来不及多想,我直接搂过方婷的肩膀,沉声道:“别反抗,尽量自然一点,我们假装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方婷一脸茫然,眼神复杂看着我,我能感受到她身体的身体在发抖。

就这样,我们走了两条街,方婷才逐渐放松下来,在一个水果摊位前,我停了下来。

因为我发现,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已经跟了我们整整一条街了,看样子像是在饭馆门口遇到的那位。

“鱼上钩了,你别张望,去挑点水果,放松点,其他的交给我。”我低声告诉方婷,主要是怕她一会露怯。

她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在水果摊位前挑选水果,我静等着那人朝我走来。

十米......

七米......

一米......

我看着他径直朝着方婷肩上斜跨的背包抓去,第一时间便抢先一步卸下包然后放入怀中。

那人明显一愣,似乎没想到我的速度会那么快,下一秒不由分说便贴到我跟前。

“小子,最好别找死,把包给我!”

我冷哼一声,单手抓过他的肩膀,然后一记抬腿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那人当场倒飞出去。

洗冤录中有一套类似五禽戏那样的养生锻炼身体的方法,这些年,我从不间断的练习,虽然没经过实战,但像眼前这种的,来三个一起上,我都能对付。

几乎同一时间,埋伏在暗中的警察终于赶到了,一拥而上,当下便把鸭舌帽男制服。

“放开,你们干什么?”鸭舌帽男嘶吼着。

我看到旁边的方婷面色苍白,直接抓过她的手,安慰她已经没事了。

那个年龄稍长的警察也到了我身边,满意的看着我,笑道:“好小子,不错,不仅有谋略,身体素质也不赖,谢谢你的配合,我叫张青,市刑侦一科的科长,回去我一定给你申请个见义勇为奖。”

我笑了笑,然后从怀中取出包,将那个东西递给他。

他接过东西,瞥了一眼方婷,然后道:“你女朋友应该吓到了,好好宽慰宽慰她。”

“当然,还要麻烦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做个笔录。”

我点了点头,然后安抚还没缓过神的方婷,最后跟随张青到了市警察局。

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和警局产生联系,也是从这一刻,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做完笔录后,方婷已经算是彻底恢复过来,也健谈了许多,张青得知方婷是方河山的孙女后,对我们俩态度更加尊敬。

简单的寒暄一番,我和方婷打算离开,张青送我们出去。

走廊内,一个年轻的刑警走了过来。

“头,这小子死不认罪,说自己最多抢劫未遂,不承认和文物的事情有关。”

“而麻烦的是,文物上面,并查不到他的指纹,会不会是我们搞错了。”

张青眉头拧成一团,然后道:“不会出错的,再加大审讯力度。”

我略有深意的瞥了一眼审讯室门口,然后道:“张科长,有个情况,我想可能会帮到你。”

“那个包裹我碰过,阴冷潮湿,如果我没猜错,那文物应该是刚出土不久。”

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话还没说完,旁边年轻的警察一脸惊讶,然后点了点头。

“没错,技术部已经查清楚了,文物是刚出土,上面还沾染很多未清理掉的泥垢。”

“那简单,查不到他的指纹,说明这小子谨慎,可以试试别的方向,刚才和他交手,我有注意到他鞋边粘有一层泥,而这两天,咱们市内应该没下雨,这泥很可能就和文物上面的一致,去查一查,应该有收获。”

听到我的话,张青错愕的看着我,然后爽朗的笑了两声。

“快去查啊,还愣着干什么?”

那个年轻刑警走后,张青直接重重的在我肩膀拍了三下。

“人才啊,我张青干了大半辈子刑警,没见过思维如此敏捷的,你应该去学报考警校的,学医太可惜了。”

我的资料,刚才已经登记了,张青自然清楚我的信息。

我摇了摇头,并未解释太多,只说自己喜欢那行。

“啧啧,真是郎才女貌,方老爷子还真是好福气。”

张青羡慕的看着我俩,我察觉到方婷的脸色异常尴尬。